Type: Symposium

作者:李景丰(拓途研究及創新管理共同創辦人)

 

WKF 1

 

較早時候,我在香港浸會大學附屬學校王錦輝中小學為一群中四視覺藝術學生擔任了設計工作坊的導師,我希望藉此機會就這次經驗進行反思。在我多年的設計學習中,這是一次非常特別又充滿挑戰的經歷。整個課程分成了八個課節,每星期一次,每節不足一小時。在這次反思中,我將會分享自己的經驗和後感,包括設計思維工作坊、同學的體會,還有幾種啟迪創新習作設計工具的應用,並就日後提升改善時的可行迭代提出意見。

 

堅守設計思維與社會創新信念

 

我的經驗始於參加多項環球駭客馬拉松(hackathon),形式題材上包括政策、健康、科技和社會等,參賽地點遍及北美至非洲。最近,我在亞洲擔任過不同的導師角色。據我所瞭解,儘管各地在人口與文化上各有差異,設計創新都是人類的共通點,能夠啟迪和發揮每一個人的創意自信。我體會到創新是人們從日常經驗裡尋找缺口和解決方法的種子,也是這種信念中最令我堅守的核心意義。

 

「差不多地解決正確的問題,勝於精準地解決錯誤的問題」- John Turkey

 

創新這個意念常被視為創意,即是我們腦中突然閃過的各種「呀,我想到了」的時刻和灼見。雖然創新每每帶著熱誠,但是大部份創新都沒有向前躍進,因為我們誤以為前期構想就是創新,而沒有適切地瞭解眼前問題。在大部份情況下,前期構想也成為了我們的盲點,令我們無法以新的視角和不同的方法看待事物。在社交設計的基本精神而言,偏見和假定通常都會令我們親手創造出來的解決方案出現失誤,弊多於利––––特別是當我們忘記了人類(即社會)是不斷演進的,而創新也是永不「休止」的。創新是過程而不是終點。

 

設計規劃

 

工作坊由八至九個課節組成,涵蓋設計思維五個階段中的四個部份,包括同理心、定義、構思、原型。小組導師和教師會在每節尾聲時進行反思,藉此收集回饋,並根據有需要做的事情,為下一課節加強互動。由於所有參與同學都有創作背景,我假定他們每天都不會缺少任何提升技巧的創作機會。因此,我自作主張地在學習中加入了近50% 的難題思考和對話交流,希望可以為同學帶來新的學習體驗。最後,我選擇了一些與社會相關的問題和遙距學習主題,製成了一份參考清單(以為每天影響著學生的疫情提供關聯)。

 

在第一至第四課節中,每組同學的任務是瞭解選定的社會議題。把早期資料分門別類,例如有什麼是已知和未知的、引致問題出現的事實與磨擦,還有受影響的持份者等。我以導師的身份讓同學沉浸於界定問題的建立語境中。我把啟迪創新習作設計法的工具納入學習過程,但因為不同原因沒有完全運用在設計上,我將會在下文分享更多。課程下半部份的焦點是構思和進行原型製作。

 

WKF 2 WKF 3

  

經驗反思

 

在這種時間限制下讓同學沉浸於各種設計思維實踐,可以說是非常困難,尤其是當參與者對意念毫無認識的情況下。首先,每課只有約50分鐘(不包括學生回饋的時間),要過了一整星期才再上下一課。同學不僅要面對越來越多的資訊和記住一星期前的實踐,還要在課與課之間趕進度。在首三課後,同學和該校老師對這種開放式的探索過程以及其所需的深層次思考表示關注。團隊即時討論一些可以用來加強互動的方法,例如一同站起來進行討論,加入一些圖文並茂的練習等。同時間,小組導師與同學都更加投入參與。

 

啟迪創新習作教學法強調製作實踐,而這正是我反思最多的一點。特別是對於首次接觸這套方法的高中生來說,在設計過程的歧義中游走並不一定能令人感覺舒服。尤其是像香港這種保守傳統的教學環境中,教學往往較為直接,所以透過製作來親手實踐可以加強看得見的元素,是一種建立創作自信的方式。

 

WKF 4 WKF 5

 

如果日後再有同類工作坊,我相信時間短的問題可以藉由輔助性的研究和規劃解決,我可以為同學提供真實的社會問題情景,讓他們進行評估和討論,而不只是提出開放式討論的課題直至得出結果。這樣做肯定能夠令思考過程更加精煉,減少同學因為依賴本身的知識和經驗而受牽絆。另外,我會考慮使用一種快速原型製作方法(而不是設計思維)來製作、完善和迭代。相對於思考和定義,這樣做會較容易看得見和學得懂。

 

工具應用和其他想法

 

對於富有經驗的設計思維導師和工作者而言,啟迪創新習作團隊所設計的教學工具有著十分清楚的設計和指引。工具被設計成最少持續60分鐘、120 分鐘等,可以選擇是否一同使用。

 

由於時間限制令我無法考慮工具的實用性。因此,我需要憑藉個人經驗來改變教學形式。雖然我難以評價它的真正應用,我仍然希望可以為日後的改進作出幾項建議。首先,我發現有些工具可以在沒有預設課題時使用,而其他則可以獨立使用。如果可以看到每種工具如何像一個系列一樣使用便會很好(LUMA Institute的設計思維教具便為一例)。第二,我個人希望看到用在聚合和問題界定方面的工具可以做得更精細一些––這也是構思開始以前其中一個最困難的部份。舉例來說,我加入了一幅有五個為什麼的難題樹圖(以作為視覺指引)。最後,如果能夠加入配合有關工具使用的觸發短練習,例如是crazy 8s、speed boat等,可以添加更多歡樂和互動,那便非常不錯。

 

WKF 6 WKF 7

 

總括而言,我相信啟迪創新習作計劃和它的教具套裝是香港中學裡面非常有用的工具,特別是某些指示加入了「潛烏龜」等對本地文化的瞭解和互動。我個人選擇了SoInno dice和Inspiration Cards作為構思階段的啟發工具。事實上,這種視覺刺激讓同學得以發表更多意見,而且令他們更投入上課。 

 

我期待看到它在全香港取得成功和得到更廣泛應用。新一代年青人肯定能受惠於更有同理心和培養創意智慧,為更美好的社會作出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