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ymposium
Photo:

作者:蔡寶賢
編輯:香港理工大學中文及雙語學系翻譯研究中心

Workshop 1

今天的全球化世界瞬息萬變,技術、知識不斷更替,年輕人正面對一個無法預知的未來。所以,當前的教育正正需要培養學生的適應及創新能力。

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JCDISI)由2018年7月起開展「啟迪創新習作」(SOINNO Design Education)計劃,將社會創新及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引入中學課程。在3月,更一連舉辦三場「中學教育工作者共創工作坊」(工作坊),讓老師體驗融入設計思維元素的學習經驗。

 

「啟迪創新習作」:教育是為了讓學生學會面對未來的世界

賽馬會社會創新設計院項目協理曾兆賢(Albert)指出,在21世紀必定要擁有應變的技能。因為科技發展極其快速,以往學過的工作技能,可能很快就過時。

「我們發現,教育著重培育學生兩方面的知識:基本邏輯及數理能力,以及文學藝術。懂得在連結兩者,就有能力應對變幻莫測的未來。」因此,「習作」提倡把設計思維融入教學課程,相信此教學方法能幫助學生適應未來的社會,提升自主學習的能力,並能帶動創新的思維和行動。

Workshop 2 ZH

 啟迪創新習作的教學方法

 

提倡設計思維融入教育 師生一嚐設計思維體驗

每當談及創新,大家總會聯想起只有獲繆思女神的眷顧,才能得到的那些靈光一閃、轉瞬即逝的想法。然而,創意是可以學習、培養的。「習作」提倡把設計思維這一套思考方法融入學校教育,透過腦力激盪、多角度分析和思考步驟,從以人為本角度發掘問題,循序漸進地就各種社會議題尋求創新的解決方法。

本年3月,習作再延伸推展此教學方法,特別為老師及其他教育工作者開設工作坊,讓老師體驗「習作」的教學方法,並試用原創互動教材,鼓勵把社會創新和設計思維融入課堂中。

 

設計是尋找問題及構思解決方法

設計過程包括發現、蘊釀念頭、製作樣板或模型,再到實際執行操作。唯萬事起頭難,創作需要念頭,但念頭似乎難以觸摸,無法強求?

在工作坊中,Albert以產品設計為例,讓參加者初步了解設計概念源起的不同形式,重新反思已設下固有定義的議題(well-defined problem)。他說明:「例如當我們要設計水杯,思維上可以不是預設自己要設計一隻杯,而是回歸根本需要,即是從設計一個喝水的方法出發。」

很多時,設計的問題是沒有清楚限制的,亦沒有清晰而單一的解決方法。如果帶著「要一隻水杯」的想法進行創作,創新不單受限制,成品也未必能針對用家的實際需要,無法有效回應議題。

通過細心觀察,反思日常生活,大家是否發現到一些設計方案和措施可供修正或改良呢?

Workshop 3

關鍵字詞卡:誘發師生反思教育了解學生真正需要  

要發掘設計的動機,我們先要走入現實生活裡。針對現行中學教育裡需要填補的漏洞,JCDISI親身走入學校,聆聽學生對教育的感受、想法及期望,並參考一些來自國際的教育理論及相關發展趨勢,製作了一批教育關鍵字詞卡。

參加工作坊的老師㨂選了最令他們有感而發的字詞後,開始在小組內互相分享見解,作為大家開放交流的引子;同時,他們會聆聽和自己選了同一個字詞的學生的想法,以詞語作為彼此了解的起點。老師在兩者異同的意見中,重新理解學生的期望和需要。

 

Workshop 4

工作坊參加者、來自協恩中學的通識科老師李寶怡說:「我選了『有個人意義的項目』這張卡。我覺得教學一定要製造機會,讓學生尋找自己內心熱愛的事,促成達成目標的慾望。」有受訪學生選了同一張卡,指現時接受的教育的取向過於廣泛,未能切合每個學生的需要。她期望教育可以有助發展每個人獨特的能力。

字詞卡分享環節後,Albert提及到一個深刻的訪校經歷。「我們到了一間所謂banding (排名)比較差的學校,有學生選了『信任』這字卡,並說若老師不信任學生,學生是學習不到甚麼的。他這說法是一個警醒,令我非常深刻!起初設計這張字卡,我們想法是老師如何取得學生的信任。但他的答覆超出了我的原有想法:老師應該先給予信任。」

過往的教育向來視學生成績為教學成效的指標,容易忽略教與學。但是,現今社會知識隨處可得,老師不一定比學生擁有更多知識或經驗。師生關係不再是由上而下的單向授業解惑學習模式,而是變得愈來愈平等,彼此互相學習。老師需更好地發揮其帶動者、引導者的角色。

 

以三文治比喻教育拆解、整理對教育的想像 

經過字詞卡分享的熱身後,老師更進一步深入反思教育。然而,要有效討論這個宏觀又抽象的概念絕不容易,計劃團隊借製作三文治,讓老師更具體地思考:假如將教育比喻為一份三文治,每款材料象徵著教育中甚麼元素呢?又應該怎樣製作這份三文治呢?諸多問題湧現。老師分成小組,討論各種材料的特性,重新想像教育,同時整理個人對教育的理解與想法。

Workshop 5

起初,不少組別的老師都沒有在三文治設計的草稿紙上寫下任何筆記,大家不斷拋出想法,嘗試在討論中尋求定位與共識。有參加者將麵包比喻為學校之類的硬件配套,是三文治的最基本也必要的材料;有人將麵包比喻知識,既是必需,亦有不同形態,沒有既定的框框。

有組別視蔬果為三文治中帶提神作用、感覺清新的材料,好比一些有趣生動的教學法;也有組別視之為健康元素,比喻要有健康和正向的學習心態。有不少組別指芝士和肉類是三文治的重要成份,就像是現行教育制度的課程大綱,或是學生的態度,因為態度絕對能影響學生的學習成效。

至於三文治內的醬汁,很多組別都比喻它在教育,即整份三文治中,具畫龍點睛的作用。它可以是一些新發明的技術或學生初次使用的物料、器材。因為有新鮮感,而令學生產生學習興趣。

 

Workshop 6

構思好三文治各款材料所象徵的教育元素後,各組獲分發食材,開始製作他們的真正、可食用的「教育三文治」。這個環節就如設計過程中製作原型的部份,藉著重新思考固有「三文治」的概念,並將之轉化並代入「教育」中想像,以新角度重新審視教育,引發更多延伸的討論。

整個製作過程,就如設計一款產品或是一個社會行動實驗,設計者都需要把構思出來的念頭具體實踐出來;在過程中,設計者亦要不斷修正,以求設計成品能合符現實操作和實際需要。

有些組別雖然未能清晰落實計劃內容,但在拿到食材後隨即動手製作三文治,期間邊做邊完善原先計劃,亦引證實踐計劃與製作原型的重要性。「這個過程並非單向的。在構想計劃及實踐原型之間,很可能要來回多次,反覆進行試驗和修正,直至找到一個可行的方案。」

 

「啟迪創新習作」將進入學校策劃創新教育項目

本年九月,習作期望可以到24間中學,試行跨學科創新教育項目,並會度身訂造以切合學校需要,更會邀請老師一起參與策劃。團隊亦希望可以製定一系列教材,供中學老師使用;並編寫報告提交政府,倡議將社會創新和設計思維納入中學課程,並提供實施建議。

不論你是否教育界的一份子,在面對未來的挑戰時,你想如何參與推動教育變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