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ype: Studies
Banner Photo / Video: Video
Video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yk_LwsvKxY

這是Vangi與她媽媽小蘭的創業故事。

Vangi banner CN 01

偶然發現創業的機會

小蘭是Vangi的媽媽,六十八歲退休,在2010年大約七十歲時創業。小蘭退休之前從事製衣丶小販丶體力勞動等工作,之後因為年紀大、體力有限而不再從事相關的工作。停下來之後,小蘭好像失去了人生的目標,只會在家看股票,生活被Vangi形容為:「好頹。」

這時候,Vangi 剛好接了一個西九文化區地攤的項目,要邀請不同的攤檔去那裡擺賣,於是她嘗試邀請媽媽一起去擺檔。最初只是售賣一些家裡找出來的衣物,就這樣開始了小蘭第一次擺地攤的經驗。開始時小蘭並不是很積極主動,每次都要Vangi多番邀請才會出動。到後來,小蘭也去油麻地擺檔,慢慢地認識多了朋友,願意和街坊聊天,特別是年青人。

其後小蘭將創業繼續下去的原因是,她的手作得到其他人認同。那時候,小蘭看到海港城外的大型吹氣鴨仔,十分喜歡,於是嘗試縫制雞仔試賣,後來又有年青朋友提議她將雞仔車成掛袋。因為小蘭年輕時在內地從事車衣行業,有相關經驗,結果大受好評。就這樣,小蘭正式成立了「小蘭訂造」。後來更得到深水埗棚仔時裝騷的邀請,認識了專業的時裝設計師Man Wing,他與小蘭交流,鼓勵小蘭縫制掛頸外套。小蘭按照自己的車衣經驗加入獨有的剪裁元素,各人甚為欣賞,時裝騷成功地把「掛頸外套」的設計介紹出去,意料之外,又再一次獲得好評。就是這樣的機緣下,小蘭開始為客人訂造衣服,一直做到現在。

獲得社區的支持

自從小蘭開始了這盤生意,「社區市集、生意,其實係照顧緊小蘭的一啲需要,某程度對我來講,係解脫(relieve)咗。」Vangi 提起小蘭這幾年的改變,都會這樣說。小蘭那一代人的成長總是工作再工作,到了退休的時候,就好像失去自己的身份一樣,Vangi 開始擔憂她的情況。回想一開始邀請小蘭去擺賣的初心,Vangi 坦言,只是不想小蘭在家「無所事事」。

幸好,如她所願小蘭在市集、社區認識了不少新朋友,有些朋友還會定時電話問候和探望她。從女兒的角度來看,「小蘭訂造」這個生意好像幫小蘭建立了一個小社區,也為她分擔了一點照顧母親的責任。

受追捧捧亦不願大幅加價

現時擺檔的大小事務主要都是由小蘭負責,包括採購材料和製作。每逢市集,小蘭都會預先準備很多的手工製成品。她甚少缺席墟市活動,每次都會駐場為顧客講解產品的特色和幫客人量度尺寸,又會和客人聊天,讓大家了解她的產品。

「小蘭訂造」除了會為客人度身訂造一些衣服之外,同時也會推出不同設計的產品。

作為一個品牌,「小蘭訂造」近年在「文青」界走紅,除了會被邀請到不同的市集和展覽活動中擺檔外,亦受到不少的媒體的追捧。小蘭很開心有如此的成就,這盤生意帶給她第二生命,讓她受到不少人的讚賞。

Vangi banner CN 02

Vangi 稱小蘭的產品相對便宜,整件衣服人手手工制作,有時會希望可以加價,令小蘭可以多掙一些,工作量就可以減少,不用太過辛苦勞動。但小蘭堅持不加價,因為她覺得自己品牌的成功是來自大家對她的欣賞,同時也擔心價格太貴有些喜歡她設計人會買不起。

她們也有開設網上宣傳平台,一個叫「小蘭訂造」的facebook 群組,群組的目的是創造一個「生產消費自助平台」,藉平台宣傳小蘭對度身訂造的想法和對製衣的堅持。群組置頂處寫了訂購的方式和付款方法,小蘭不太熟悉Facebook的運作,這個群組主要由Vangi 打理。最近因為疫情,她們嘗試多用Facebook 做推廣,但電子化訂造衣服似乎並非易事,未有減少Vangi的工作量。

與年邁的母親合作

Vangi banner CN 03

Vangi 雖然偶爾也會幫小蘭,但由於自己也有工作,有時未能配合,也產生一些張力。

「小蘭有時會期望我幫佢喺facebook 出post (介紹產品),也想我幫她多啲,但我也有自己的工作和興趣,不可能放到太多時間落去。」Vangi 認為小蘭對於這盤生意的想法開始超越她原本的預期。

「小蘭的概念不只是『手作人』,在她心目中是想建立一條製衣的生產線,想有更多人幫她,也希望可以擴充這盤生意。」Vangi 細述,她多次幫小蘭縫製衣服的時候,本來想以學習的心態來幫忙,但卻被小蘭認為手腳慢,結果Vangi唯有抽身出來,幫她做一些對外的聯繫工作,與其他人商談合作、寄賣等等。

Vangi 坦然與小蘭最大的磨擦是這盤生意的發展目標。小蘭好希望可以繼續擴充這盤生意,但Vangi 卻對此有所保留。「我們兩個的目標有所不同,没辦法可以傾到一個共同理念,但我都會以佢的想法為重心。不能擴張都有點可惜…」

有没有想過申請資助或者貸款來擴充呢?Vangi本身的工作涉及不同基金會的項目,她對於申請基金項目並不太看好。「一拿funding 做嘢就麻煩,行政上的工夫會有很多。」她認為「小蘭訂造」不應花太多時間於處理項目的行政事務,所以對她來說也不是一個容易的決定。

但說到這十年的得著,Vangi 認為小蘭因為做這件事認識了很多朋友,多了朋友去關心她和媽媽,從而減輕了照顧長者的壓力。回想起來,Vangi認為十年前做的決定非常正確。如果可以再選擇一次,她亦會幫助媽媽開始「小蘭訂造」。

網址

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1695254510686752/

 

文: Rena Lau

攝影及設計: Jenny Ma